书法教学也是门艺术——院校中青年书法教师的年终思考

阅读:10  时间:2019-02-10



不论是集体还是个人,一到年底大家都会梳理自己过去的一年。有欣喜,也有不足。大家在总结过往面临的问题的同时,也在细心规划心中的2019年。各大艺术院校的书法教师也是如此,特别是院校的中青年教师,他们在过去一年取得了哪些成果?又面临着哪些困惑?在新的一年又将在教学上进行哪些思考?记者采访了院校的中青年书法教师,希望他们所思考的,能够为新的一年书法教学提供一些启示。

相信潜移默化的力量

对于年轻老师来说,教学经验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唯有不断丰富自己的教学阅历,才能取得较好的效果。而这种阅历,包含着教师的自我完善和对知识的传递。

青年教师宋立在江西宜春学院书法艺术学院承担着书法技法、理论以及论文写作等课程的教学任务。与以往比较,他在前两年教学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进尝试,所以在教学过程中显得更加得心应手。他认为,作为一名年轻教师,应该学会吸取其他教师的经验,通过其他老师的示范课程,或请资历较深的教师为自己的课堂教学进行点评,并及时调整和改进,从而能够提升教学能力。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做好科研工作是提升教学内涵的重要方面。宋立在科研中的选题基本是在课堂教学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他说:“在教学过程中,我会将研究所获得的最新成果及时反馈给学生。例如我在讲授“书法史”的清代邓石如时,便会结合我所研究邓石如的情况进行分析,这样有利于达到相应的教学效果。”

与宋立相似,天津美术学院教师周勳君在学校主要讲授书法史、古代书论以及诸种书体的书写课程。在向学生传递自身所学时,她也会尽可能结合研究过的个案,比较深入、细致地讲授有关的历史和理论,避免空泛之谈,并在实际的书写上,启发学生发现和珍视自己的书写特点更甚于对前人、他人的模仿。

在教学过程中,周勳君通过三个方面进行自我提升:一是更加细致、深入地研读本专业的古代文献,从中获取新的发现,以及保持对相关艺术领域的历史和理论研究的关注,比如音乐、舞蹈、设计、建筑等;二是关注国内外当代书画研究与创作;三是自身的写作与创作。

教学上的自我完善对所有教师来说都是亘古不变的课题。上海师范大学教师丘新巧的教学对象包括书法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他认为教学上的自我完善可以分为针对学生和针对自己两个方面。“针对学生主要是在教学方法上的改进,逐渐形成一个更明晰的、循序渐进的教学步骤,尽量适应于不同学生的诉求。至于自我完善,过去的一年无论在书法实践上还是理论研习上都取得了一些进步。当学生看到老师也在不断进步,这会给予他们以信心和方向。”然而目前来说,有效地传递这种新的探索和思考显然还比较困难,“我们作为老师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是走在最前方的人,但这种经验对于刚具有一定基础的、跟随在后面的学生来说并不容易理解和进入。在这方面,我更相信潜移默化的力量。”

面对问题不断调整

目前,院校书法教学的状况如何?过去22年,何学森一直在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最近8年同时在书法院授课并兼任研究生导师。去年完成校内调动,工作关系正式转入书法院,今后可以把主要精力用于书法学科。他观察到,成规模、成建制的高校书法教学单位还比较少,很多书法教师在高校碎片化生存,单打独斗,工作任务很重,上升空间很小。“一个时期以来,书法专业的硕士、本科招生点的数量和规模持续扩展,书法专业的创建新增速度大大超过其他专业,门槛过低,显示出对书法学科的理解存在很大偏差。”

不可否认,对年轻教师来说,所承担的课程较多是当前教学的重要问题。宋立目前基本承担着主要理论课程,在备课上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此同时,他还负责教授楷书和篆书,在课下需要做好大量功课,“讲授技法课程的前提是教师本身要有过硬的专业技能,所以技法课程亦需要消耗较多时间。如此下来,繁多的教学任务,给青年教师的压力较大。”而学生方面,周勳君看到,在本科生中,真正体现出对专业有一定理解、热情的人不多。“不少学生的书写习惯、认识仍然停留在考前的应试训练中。这需要教授者慢慢去努力改变。”周勳君说。

“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大概是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系问题。在全国范围内目前的书法专业主要都侧重于实践方面,看起来大家似乎都在培养一些书法匠人。”丘新巧感叹,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很难调适实践和理论的比重,而且由于学生普遍人文素养不够强,对理论缺乏兴趣,所以导致理论教学其实步履维艰,远远落后于实践教学。

最理想的状态是教学相长

教学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不是只要教师有足够高的水平,教学就一定好,因为它涉及很多技术上的操作,涉及和学生接触的方式。教学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要真正掌握它并不容易。丘新巧坦言:“过去的一年谈不上有很大变化,但在教学方法上有细微的调整。譬如,对课程目标设置上会更明确,训练的步骤也会更加合理。这些教学手段会随着青年教师在教学上经验的积累,自然而然改进。”

书法专业高层次人才的培养离不开各个层次的铺垫。何学森告诉记者:“过去一年,义务教育阶段和本科阶段的书法教育工作比以前更受重视,首都师范大学也在初等教育学院增设了书法教育本科,马上就要开始招生,这也反映出院校书法教育比以前更为深入、务实。”他认为,高校之间应该加强联合,交流教学经验,探索科学的标准和方法。

当然,最理想的教学状态莫过于教学相长。这包括学生思维活跃,能提出有一定价值的问题,在创作上也不乏想象力,与老师共同推进书法艺术的深化。所以周勳君一方面期许学生首先培养良好的手艺,另一方面也希望看到他们能够开始运用自己的智慧去思考、去探索书法艺术。

尽可能培养优秀的学生,是作为教师的职责,未来的书法也将会落在这样的学生身上。作为一名普通大学教师,归根结底,培养人才永远是他们工作的最重要方面。如宋立所说:“新的一年中,坚持理想,努力讲好每一堂课,将自身所学、所知、所得都分享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