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美学的道路与使命——“北大美学研究丛书”出版座谈纪要

阅读:10  时间:2019-01-11



近日,“北大美学的道路与使命——‘北大美学研究丛书’出版座谈暨青年美学论坛工作坊”在北京大学举行。

由北京大学教授章启群主编的“北大美学研究丛书”已出版3辑共10本,另有3本即将出版,涵盖了汉语学界内中西方美学研究的主要问题和领域。本次座谈不仅展示了美学研究在关键问题和核心领域中的最新成果及研究范式,也反映出对北大美学研究传统的承继以及与对当下美学研究现状的深思。

中国美学的思考、探索与进展

中国美学和中国美学史,是汉语美学研究领域中的拓荒之地。自“五四”时期开始,北大美学研究者就对中国美学的研究方法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其中包括宗白华先生未完成的美学体系与中国美学史研究。以于民、葛路等为代表的北大美学“第二代”领路者,以全局的眼光提供了研究中国美学史的可靠路径。当下的新一代学人从中国哲学、宗教与艺术以及学术史梳理等角度,延续了这种艰深的探索,并已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于民著《春秋前审美观念的发展》一书,对于当下而言的重要意义至少有两点:其一,关注和把握的是中国思想史上“轴心突破”的关键时期,要探寻中国美学的开端;其二,归纳出了中国美学中“文与质”“乐与悲”“雅与俗”“中和与非中和”等重要范畴和传统。葛路的《艺海捉象——中国艺术丛论》一书看起来是从“小问题”入手,但对中国绘画理论的具体问题探究是在“历史的脉络”和“范畴的体系”之框架中进行的。研究不局限于哲学范围内的理论探究,而是深入绘画史的内部。据此,北京大学教授王锦民与会介绍了于民、葛路的美学研究方法。

庄子哲学与魏晋玄学无疑是对中国美学与艺术精神产生最深刻影响的思想,庄子和玄学也是中国美学研究极为核心的领域。本丛书中章启群著《论魏晋自然观——“中国艺术自觉”的哲学考察》与徐希定著《庄子·齐物论篇研究——以“我”与“物”的关系为中心》皆以纯粹的哲学探究为方法,跳出了传统诸子学或泛化的美学思想研究方法的窠臼,直指庄子和玄学的核心论题。

中国山水画形态的起源及发展与道教思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元四家之一黄公望的巨制《富春山居图》被誉为“画中兰亭”,而黄公望的全真道教徒身份,在过往研究中并未得到足够重视。丛书中的《画纸上的道境》在复建黄公望生活世界的基础上,于其信仰世界中为其艺术成就的特殊性寻找根源,以重新解读《富春山居图》。

进入学术体系内部的

西方美学研究

古典时期的哲学与美学是西方美学的基石。扎实的古典语言基础、严格的西方哲学训练,是从事西方古典美学研究的基本条件。在这样的基础上呈现的原创性研究与著作,才可以成为西方美学研究的范式。

徐龙飞著《循美之路——基督宗教本体形上美学研究》,是汉语学界关于中世纪和基督宗教神学美学研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力作。刘春阳著《审美与救赎——奥古斯丁美学思想研究》则是关于奥古斯丁的个案研究。尽管学界已经充分认识到奥古斯丁在西方思想史上的地位,但在当前的研究中,我们往往忽略了作为美学家、艺术家的奥古斯丁。

在某种意义上,康德哲学是全部西方哲学的枢纽,在西方美学中康德也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百年来中国学者没有出现与西方康德研究专家鼎立或对论者。这种局面在近年来有所改变。如周黄正蜜著《康德共通感理论研究》不仅为目前汉语学界研究康德美学之最高成就,也是进入国际学术前沿的学术著作。还有武汉大学黄水石博士《基于逻各斯的亚里士多德〈诗学〉研究》即将出版。

当下的西方和中国美学研究

当下的西方美学研究如果没有20世纪西方哲学的视角将是残缺的。解释学和现象学作为西方哲学的前沿理论,在西方美学研究中同样具有基础性的地位,必须在相应的美学研究中获得一席之位。丛书中的《意义的本体论——哲学解释学的缘起与要义》,意在展示现代学术与世界历史以及当下生活的密切关系,达到对于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全新理解和把握。

李海燕著《光与色——从笛卡尔到梅洛庞蒂》则以现象学的方式探讨了迄今为止科学和哲学中最令人困惑的问题之一——颜色问题,是汉语学界最新的关于颜色理论的系统研究著作,为关于这一问题的理论研究提供了新的基础和平台,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中国美学的现代形态是如何形成的?美学研究何以呈现为当下的样态?中国美学学术史、学科史的脉络仍有待梳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浩即将出版的《轹古以切今——清代美学疏论》着眼于转折时期的美学与思想史,试图在中国古代思想的自身与内部寻找“知识化”的进程和“现代性”的起源,这是一个在美学研究中长期被忽视而值得深挖的论题。

章启群著《百年中国美学史略》则以当下中国美学研究现状作为批判与反思的立足点,试图从中寻找中国学术传统的一种内在惯性和理念,力图呈现一种学术史的价值和意义,为21世纪的中国美学建设提供一种历史的参照。

“北大美学”传薪火

美学在西方是一种纯粹的哲学研究,在近代中国,却有如蔡元培之“以美育代宗教”的石破天惊之论,在古代中国,“诗教”作为主要的方式于“礼乐”之中传达人文精神。

从中国悠久的历史传统和现实的时代思潮两个视角的交汇中,我们审视美学在中国的命运。美学曾经出现的繁荣景象与20世纪中国美学传播的复杂历史中,都有深刻的原因,揭示这些原因,才能找到出路与方向。而这正是“北大美学研究丛书”与此次座谈中所隐含的思考。诚如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成纪所言:“北大美学历史是中国美学历史的缩影。”

继承北大美学之传统,即是永远保持对于先辈的景仰,秉学术之“诚”而斥伪俗,承学术之“魂”以抵利欲,显学术之雄阔气象以安身立命。获得北大美学之“火”的学者,自当以此为使命。这亦是本次会议对于当下美学研究者,尤其是青年学者的鼓励与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