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无相·独行——杭法基艺术

阅读:10  时间:2018-11-06


消解系列(综合材料) 杭法基

在当代水墨画的探索上,可以说我是个“老将”了。有意思的是,曾有人戏称我是这条道上的“独行大侠”,其实不过是一个人独行而很少扎堆起哄罢了。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我就尝试过所谓的“抽象水墨”,那时只是一时兴起。80年代初,当我结束了一段时间的拼贴生涯,茫然中又回归早年从事的水墨画创作领域,勉强画了一阵传统水墨。可能是出于一种对新艺术的渴望,不知怎么就滑到后来搞了几十年的抽象水墨实验上去了,这回倒是玩“真”的了。

1983年前后的创作《挣扎》系列,已完全抛弃了传统的“意象”创作方法,进入一种“自主”“无序”的自足状态。1985年前后创作出的《现代工业系列》《无标题系列》等,其中的部分作品曾参加1988年10月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这样持续了近30年。直到2010年,我开始转入当代艺术《消解》系列的创作实践。回顾漫长的艺术生涯,其中有索然无味时的欲罢不能,有无路可走时的孤独彷徨,但更多的是一种情结难舍的信念在支撑着自己。穿插其中的是偶尔中断去画点写实人物以应付世俗纷扰,以至后期转为兴趣盎然的巨幅“心象”人物头像。其实,无论是水墨或装置等,转眼间,多少年就这样过去,留下的仅仅是人生空然的一声喟叹。

无论采用何种艺术形式与材料,我深深体悟到,自己抽象艺术中的轴心形态是一种叙事性抽象精神。记得上海艺术家王天德较早梳理的有关当代实验水墨史的一文中,就曾有一段专门谈到我作品中有较强的叙事性抽象水墨的特色,比较确切。在抽象水墨中,尽管有内在的叙事色彩,但从富有东方感性“意象”味道的“热抽象”,到西方理性分析的“硬边”味道的“冷抽象”,如《魔方》系列等,我的涉足面较广。后期的《消解》系列,也内含一种社会与历史“叙事”内涵的抽象性思维。或许,由于持守“无相”独行的艺术之路,自己更乐于一种不温不火的“孤独”生存状态,“心安即是归处”,“心安”的原点也会随心所至。无古无今,无中无西,对“无相”创作方法论的选择,也使自己更加自由与充满激情,以一种开放的心境面对并拥抱世界,一切皆纳入一种自我选择、平衡与发现的创造之中,无所顾忌地去走自己的艺术之路,只要喜欢,甚至不分种类与形式(无单一化的形式风格也是当代艺术的特点之一),不断进行艺术上的自我突破与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