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写到心神始谓工——著名画家王培昆与他的人物画

阅读:10  时间:2018-11-06


  王培昆,职业画家,从艺四十六年,山东威海文登人,现居北京。北京新华影视传媒艺术总监,作品《便宜坊》长卷被人民大会堂,《慧生梅开》、《福由心造》等数百幅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私人收藏,出版个人作品集和连环画多部。

  相濡以沫 57*49cm

  写到心神始谓工

  ——(贺迎辉:传统诗词联赋作家、书画评论家,媒体从业人员)

  甲午岁末 ,余识人物画家王公培昆先生于长沙城北之一零二艺术空间。当其时,王公自北过长,访友作画,流连久之。及接谈,与之论圈中人情物事,识见颇相类。先生北人也,甚伟岸,而落落谦和,细语温润,有君子风,乃引以为同道中人。嗣后,王公每过长,多约谈艺事,相论甚欢洽。丙申金秋,王公以人物画作一卷见示,言不日将结集以供诸同好,问序于余。余于丹青,素所喜好,虽下笔不能为,而心向往之,故不揣浅陋,试放言一二。

  今之画坛,门派林立,学院派,在野派,江湖派……不一而足,纷繁芜杂,热闹非常。而余每观画作,不问江湖来由,但凭自身感触。王公自小从艺,虽非出身高等美术院府,而爱好一以贯之,兼以天许禀赋,辅之数十年旦夕用功,故技法根基不可谓不深不厚。其于人物画之结构、线条之精准把握,已然炉火纯青,随势造型,迁想妙得,得心应手。此于王公而言,是已然窥得艺术共性之堂奥也。

  降龙罗汉 69*34cm

  凡艺术门类,俱有其共性,即技法之存在,无技法即涂鸦。于画作而言,具体在线条,在造型,在笔墨等。技法不精到,即无所谓共性了然于胸次。若无有艺术共性,遑论其个性亦即其风格。但凡书画艺术之成功,无不应首通共性,然后一骑绝尘,独特之个性彰而显之。此即得乎技进乎道也。技在外,用功即多少可得,而道在内,以技而显,全仗个人修为。余以为心中之“道”,在参在悟,因人而异,是谓个性即人,风格明晰,即可谓成功者。

  长眉罗汉44*44cm

  王公早期人物画作,多循传统笔墨,如古典人物系列、罗汉图等,共性易见而个性稍逊。而余观其近期禅意人物画,于共性之外,个性已然表露。此种个性,外在之明显表现,在造型之异形(人物脑部之裂陷),在笔墨夸张等。然此仅为目之可及之表象,欲谈其个性之源,必欲识其内在心性。王公尝言其家事,余始知其画作个性变迁,不谓无由。王公育有一女,自小脑瘫,数十年间生活无法自理,全仗家人服侍,此家庭之大不幸也。身为人父,我能深刻感知王公之无奈与不易。正因如此,王公于传统技法之外,多所突破,是以传其内心独特情感。画作之刻意变其形,外在看似丑,实内在彰其美也。化形之丑于艺术之质美,此即道也,王公庶几悟得。

  福由心造138*68cm

  古人曰,艺术之造化,在于师古人,师自然,然后师其本心。余喜王公之画,喜其画能传其本心也。艺术存在之有价值,不唯技法,在其能传情表意,以动人心,技法仅为表达之手段,亦即工具耳。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诗中若无家国之情历史沉痛个人抒慨,便落入寻常花月游戏之态。同理,画中若无大我小我,纵技法奇高,亦必为画匠之为。元诸家之剩水残山,八大之枯枝独鸟,文人情趣而外,画家内心之家国沉痛,时人俱可识得?悲鸿之马啸秋风、《愚公移山》之类,之所以伟大,是能显时代之不屈精神也。当然,培昆先生当前画作所传者,亦关家国,犹囿于小我情态之中,但又何尝不能彰其父爱之重而显人性关怀?画意禅心,培昆先生得之。

  诗曰:

  诗词书画道相通,

  雪月风花个个能。

  技道之间谁悟得,

  心神写到始言工。

  觉 138*68cm

  觉锲神殊136*68

  积善生慧

  三友图55*100cm

  雪域之舟69*46cm

  自在觉138*68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