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首页书画资讯 正文

范曾:什么是南开精神

阅读:10  时间:2018-10-12

——范曾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明年是南开大学建校100周年,1919年在南开校父严修和南开大学第一任校长张伯苓筚路蓝缕、艰苦卓绝的奋斗下,南开大学在天津建立。

教育救国,这是两位先贤的耿耿忠怀,他们深知中华民族有着伟大而光辉的历史,诚如法兰西的民族英雄戴高乐将军所说:“中国有比历史更古老的文明。”然而,自道光之后一百多年,也就是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积贫积弱,列强瓜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悲惨境地。然而中国失去了自信心吗?没有!鲁迅先生曾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严修、张伯苓正不愧为中国的脊梁。

南开人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的不屈不挠的意志,体现在张伯苓校长的身上,最是强烈。当1935年日寇从东北而入侵华北时,张伯苓有爱国三问,这不只震动了全中国,而且使日寇心惊胆战。“你是中国人吗?”师生答:“是!”再问:“你爱中国吗?”师生再答:“爱!”又问:“你愿意中国好吗?”师生又答:“愿意!”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日寇怀着对南开的深仇大恨,宣布他们的飞机大炮正对着南开,这所著名的私立大学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图书馆、实验室、教学楼皆成一片瓦砾。而铸有《金刚经》全文的校钟,被日寇盗走。然而,这更激起了南开人的愤怒,正如树立于南开大学的碑文:“国之有难,赴义以振;文之图存,黉舍以继。”张伯苓愤然陈辞:“敌人所能毁者,南开之物质;敌人所不能毁者,南开之精神。”此后,南开、北大、清华三校南迁,成立西南联合大学。一大批硕学鸿儒和爱国青年纷至沓来,他们是张伯苓、梅贻琦、蒋梦麟、周培源、闻一多、冯友兰、潘光旦、杨石先、雷海宗、郑天挺、朱自清、汤用彤、陈岱孙、陈省身、杨振宁、申泮文等等。陈省身当时是助教,杨振宁、申泮文是学生。西南联大推立的校长为北大蒋梦麟、清华梅贻琦、南开张伯苓,张伯苓以年龄和资历,蒋梦麟、梅贻琦对张伯苓十分尊重。“天不亡我中华,必不亡我中华之文化”,这是王国维祝沈曾植寿文中的名言,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历了千磨万难,至今依旧以它不朽的光辉照耀着全球。2004年陈省身先生故去,南开学子以几千支蜡烛在新开湖边点燃,因为他是自欧几里德、高斯、黎曼、嘉当之后世界几何学的里程碑。杨振宁先生在清华的居所刻上“归根居”,在清华任教,到南开创设理论物理研究室。杨振宁先生2015年放弃美国国籍,据葛墨林教授讲:“世界物理学的三座里程碑是古典物理学的牛顿、近代物理学的爱因斯坦和当代的杨振宁,他伟大的创说杨-米尔斯方程可以笼罩物理学几百年。”当时我发表了“我所热爱的杨振宁先生”一文曾风靡全国的媒体。我还要告诉诸位同学,南开大学的化学大师杨石先先生的大弟子申泮文院士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过去每到七七事变的纪念日,他都会在南开大学各处张贴追索日本帝国主义彻底摧毁南开大学的赔款,我们南开人都十分敬佩,称他为南开的抗日英雄。同学们!这些可以歌、可以泣的往事,难道不是南开精神的无价之宝吗?

我作为诸位的学长,深深地祝福你们!当1955年我17岁进南开的时候诸位还在另一个星球上。但今天我作为永恒的南开人,(2009年饶子和校长在一次隆重的仪式中任命我为南开大学终身教授)寄希望诸位的是:相信祖国的未来。20世纪英国伟大的哲学家罗素曾说:“中国将在最关键时刻给予人类以新的希望。”20世纪英国伟大的历史学家汤因比说:“努力争取使世界的潮流以物质为中心的方向朝以精神为中心的方向转变。”汤因比还说:“如果可以转世,我愿变为一只印度的鸟;如果必须变为人,我愿意变为一个中国人。”这就是中国和中国人在外国大哲大贤眼中的光辉地位。让我们在心灵的修养、学养和涵养上记住:“敬畏之心、感激之心、恻隐之心、知耻之心。”

我赠送所有的南开学子们四句话:

以霜雪之洁求其品,

以岱宗之高求其志,

以潭壑之深求其学,

以大地之厚求其德。

最后,让我们重复张伯苓校长的爱国三问:“你们是中国人吗?”“你们爱中国吗?”“你们愿意中国好吗?”

2018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