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大羽之后,独有赵君》——书画收藏不能忽视赵梅林

阅读:10  时间:2018-09-16



《大羽之后,独有赵君》

——书画收藏不能忽视赵梅林


  (一)          
         
          
          牟建平(艺术市场评论家)    
          
          
     近年来,国内艺术品市场很是热闹一番,当代名家书画也成为藏家们关注的对象。但客观讲,当代书画市场人为炒作的多,名副其实的少,不少藏家都是盲目跟风,用耳朵收藏,人云亦云。导致有些真正埋头创作的画家被市场忽视了,其中“金石画派”大写意画家赵梅林就是最突出的一位。 初识赵梅林老师,是缘于朋友的介绍,知道他是近现代书画大师陈大羽的亲传弟子。但是看到他的书画印,还是感到很吃惊,书画印达到如此高度的当代画家,实在凤毛麟角。赵梅林老师真正传承了齐白石、陈大羽一脉的金石派大写意画风,他的绘画具有强烈的金石韵味,这一点,如今在国内画坛已经很难见到了。近几年,国内画坛一直在倡导“写意”,什么“写意中国”“书画同源”,叫得很响,但效果却甚微,因为像赵梅林老师这样有着书画印全面功力的画家少之又少。没有书画印全面的素养,“写意中国”就成为一句空话。 “金石派”大写意花鸟最早发端于清代的赵之谦,即强调“以书入画,以印入画”,将书、画、印三者熔于一炉,画作富有一股金石气。随后吴昌硕和齐白石二位书画印全能的大师将“金石派”推向高峰,吴昌硕以石鼓文和草篆入画,笔力老辣,气势雄强,齐白石则把他个性鲜明的齐派篆书和印法融入到画中,大写意花鸟画从此进入一个新的高度。如果说,赵之谦是金石画派的开创者,他开启了金石画派的萌芽;吴昌硕则是承前启后的中兴者,使金石画派不断发展壮大;而齐白石就是金石画派的集大成者,齐白石让金石画派达到顶峰。 为什么说齐白石是金石画派的集大成者?这跟齐白石的转益多师有关。齐白石早期绘画是学习明末八大山人、徐渭的,属于冷逸、豪放一路,八大山人的线条,徐青藤的用墨,都被齐白石吸收了。后来又热衷于扬州八怪的金农,无论是绘画还是书法,都酷似金农。这三位大师,无一例外都是书画兼擅的大师。来京结识陈师曾后,又学习海派的吴昌硕,又是一位书画兼能的大师,还擅篆刻。这四位都是追求笔墨,讲究文人气,强调绘画的书写性。齐白石曾云:“作画须有笔方使观者快心”,这里的“有笔”,恰恰是金石派大写意绘画的核心。 在齐白石之后,陈大羽继承了金石画派的衣钵,同时又有所发扬。齐白石善于用笔,色彩浓艳的特点,被陈大羽全盘吸收了,此外在绘画的线条中突出了骨力与斑驳,形成陈大羽花鸟画的特点。陈大羽不仅继承了齐白石大写意花鸟画的画法和精神,在篆书和治印方面,也非常地神似。在陈大羽这一代画家中,会篆刻而且达到高深水平的,只有陈大羽一人。陈大羽是西泠印社的常务理事,他的篆刻,无论刀法还是篆法,都神似齐白石。目前,画界普通公认在齐白石之后,陈大羽是全面继承“金石派写意画法”的唯一传人。在齐白石之后,陈大羽继承了金石画派的衣钵,同时又有所发扬。齐白石善于用笔,色彩浓艳的特点,被陈大羽全盘吸收了,此外在绘画的线条中突出了骨力与斑驳,形成陈大羽花鸟画的特点。陈大羽不仅继承了齐白石大写意花鸟画的画法和精神,在篆书和治印方面,也非常地神似。在陈大羽这一代画家中,会篆刻而且达到高深水平的,只有陈大羽一人。陈大羽是西泠印社的常务理事,他的篆刻,无论刀法还是篆法,都神似齐白石。目前,画界普通公认在齐白石之后,陈大羽是全面继承“金石派写意画法”的唯一传人。 在近代画家中,陈大羽以画鸡最为著称,鸡成为陈大羽的招牌题材。他画的鸡笔墨豪放,英姿勃发,桀骜不驯,气势凌人,代表了他大写意花鸟的最高成就。齐白石曾在陈大羽画作中题跋赞之:“论艺术要能有天分过人,有此画鸡之天分,天下人自有眼目,况天道酬勤,大羽弟应得大名。”豪放与雄强是陈大羽画鸡的最大特点,这要归功于他非凡的书法和治印功力,正因为书画印全能兼善,他的画才富有一股”金石气”,继承了老师齐白石大写意的“金石画派”一脉,他画鸡的笔墨生辣豪放,非一般人所有,被公认为是近代画鸡的第一高手。代表作有《一唱雄鸡天下白》《报春》等。
       





            (二)   
 

       “大羽之后,独有赵君”。近20年,国内“金石画派”逐渐走向衰微,画家有的不擅书法,有的不会治印,“书画印”全能的画家近乎绝迹。但是,作为陈大羽弟子中书画印最全面的接班人,赵梅林无疑成为“当代金石画派”的少有的继承者。陈大羽弟子不少,但是论书画印三者全面兼擅者,二三人而已,水平最出众者,当属赵梅林。赵梅林不仅继承了老师陈大羽雄强豪迈的笔墨,更是在书画印上继承了齐白石、陈大羽绘画的精神,赵梅林的大写意花鸟在“有笔”上,可以说得到了二者的真传,将齐派与陈派的精华学到手了,使金石画派代有传人。 无论齐白石还是陈大羽,二者的绘画都强调“骨力”,这是金石画派的一大突出特点,赵梅林的大写意花鸟画,更是以骨力雄强胜出。《赵梅林谈中国画》云:“谢赫之骨法用笔,骨法即骨线,中国画之造型,线也,线即是骨。天寿师提出强其骨,历来有书画同源之说,工画者多擅书也。”赵梅林的写意花鸟画,真正做到了骨力雄强,力能扛鼎。以他画鸡为例,鸡爪、鸡嘴、鸡冠不仅夸张,而且铁骨铮铮,有如铁笔一般。在《砚边琐记》中赵梅林写道:“中国画艺术的美,除画之外,还有文学、书法、印章,相互补充辉映,才为一个完整之艺术。”赵梅林的花鸟画,正是这样“诗书画印”完整的艺术。 赵梅林身为近现代花鸟画大师陈大羽的高足,“齐派”的再传弟子,“金石派”书、画、印三者兼擅的全面,在他这里都得到了很好的传承。赵梅林擅篆刻,是南京印社的社员,曾参加首届全国篆刻艺术展,而且是标准的齐白石印风,单刀直入,一味霸悍,潘天寿先生评他的篆刻“布置意趣尚不小气”;他同时写一手好书法,无论篆、隶、行、草,众体皆精。书法与篆刻的积淀和精通,使赵梅林的花鸟画用笔豪放奇肆,苍莽劲拔,金石味极浓。他的绘画线条尤其强调中锋,辅以侧锋,书写性很强,给人以酣畅淋漓之感。 在陈大羽身边学艺多年,赵梅林因勤奋深得陈大羽的赏识。“侍立案头数年为师磨墨铺纸,手摹心悟”,使赵梅林在绘画上受益颇深。陈大羽为其题写“迟迟堂”,遗憾收他为弟子太迟,勉励他要珍惜时光。赵梅林不负师望,刻苦用功,终有所成。在花鸟画创作上,赵梅林继承了吴昌硕、齐白石、陈大羽一脉以来的金石派画风,并转益多师,上溯古代名家,在题材和技法上都有自家的创新,使当代“金石派”大写意花鸟画再传新声,齐白石四子齐良迟先生赞其画“画笔之古拙”,并为其题“白石再传”,给予高度评价。在陈大羽身边学艺多年,赵梅林因勤奋深得陈大羽的赏识。“侍立案头数年为师磨墨铺纸,手摹心悟”,使赵梅林在绘画上受益颇深。陈大羽为其题写“迟迟堂”,遗憾收他为弟子太迟,勉励他要珍惜时光。赵梅林不负师望,刻苦用功,终有所成。在花鸟画创作上,赵梅林继承了吴昌硕、齐白石、陈大羽一脉以来的金石派画风,并转益多师,上溯古代名家,在题材和技法上都有自家的创新,使当代“金石派”大写意花鸟画再传新声,齐白石四子齐良迟先生赞其画“画笔之古拙”,并为其题“白石再传”,给予高度评价。
           2018年8月18日写扵北京抱琴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