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王璜生 职业馆长与“非职业画家”

阅读:10  时间:2017-11-13


  

《渗》


  《渗》

  

《缠》


  《缠》

  馆长的逻辑

  众人熟悉的,是馆长王璜生。

  曾经在央美美术馆布展活动的现场见过工作中的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亲自跟进着,办妥了:这幅作品上方的光线不完美,那件装置好像偏了一点点……事无巨细,王璜生来来回回地跟着大家一通忙活,好不容易被他抽空注意到了,他歉意地笑了下:“抱歉,还得等一会儿。很多体力活。”

  他的广东普通话辨识度极高,即便这已然是他来到北京的第六个年头。话语间尽力矫正着发音,也总是对人乐呵呵的。

  1月15日,“第二届CAFAM未来展:创客创客·中国青年艺术的现实表征”即将开展,除了自己的个展,这大概是他最近花精力最多的事情了。“馆长王璜生,好像从来不休息似的。”一个学生是这样认为的。

  “理想的美术馆馆长,应该是一个有学养史识、有文化抱负、有职业道德操守、勇于担当风险、有管理能力的美术行内专家。他兼具美术史家、美术管理者、有责任感、有良知、甘于奉献的知识分子多重品质。”除了坚持艺术、学术理想外,王璜生还强调,必须坚持做人的准则,只对历史、对艺术、对公共文化积累,对公众负责。“办一个具有一流水准的美术馆不容易,即便达不到一流水准,至少要问心无愧,要对得起馆长这个职位。”有了这份责任心,不懂就会去学,这是近二十年的美术馆馆长生涯赋予王璜生的“馆长逻辑”。

  来到红专厂当代艺术馆的个展现场,遇见艺术家王璜生。

  总觉得和那个美术馆里忙忙叨叨来回奔走的馆长不大一样,更洒脱,还有人说,他画得“不像画”。“当我去继续画画的时候,心态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并不希望自己是一个职业画家,但也隐含着另外一种心态,觉得别人都很专业,而自己似乎缺乏平日的训练,只能做得轻松一点。“也许是因为不太自信,对作品没那么肯定吧。但开始做装置后,我特别有激情,打开了对材料、手法、思路的理解。”王璜生顿时感到,世界真大,艺术真好玩。

  游丝心经

  此次在红专厂当代艺术馆的展览“碌碌而为”,是王璜生阔别五年多后,首次回广州举办个人展览。“美术馆的工作人员,以及策展人,他们都很认真,给出了很多好的建议。我也拿出了自己早期的作品,最早的是1984年的,到现在正好三十年。大部分是近几年的,并且这次的展览又激发出新的想法,促成了新作品的完成。”

  展览中,除了画作《天地系列》《悠然系列》《游·象系列》《线象系列》外,装置作品《隔空》《缠》等用铁丝网等材质,表达了他对中国传统“线”的当代性解读,引人关注。“在红专厂做的这个展览,其中相对传统或者偏向个人的部分,可以解读出很多跟当下的关系,包括我早期画的《游·象》,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因为美术馆的工作很纠结。而现在开拓思路在装置、影像上,我一直应用铁丝网这种符号,想将水墨跟铁丝网之间的关系呈现出来,让大家想象到我所做的是跟水墨有关的、富有动态的作品。也许通过这些作品,可以进一步理解我的线条和流动、飘移的形体,从而启发新的思路。”

  关于那些流动的线条,策展人皮道坚联想到顾恺之的高古游丝描。高古游丝描因线条描法形似游丝而得名,凸显流畅之感,“如青云浮空,如流水行第”。但皮道坚认为,王璜生作品中的线条在气质上却与古法很不一样。“虽然他内在的气质也很传统,但笔下的线条与顾恺之恐怕意味不同。人的存在有两点是很重要的,一种是自在,一种是自由,这和他作为现代人的哲学思考有关,与古人很大差别。它们一样的地方就是连绵不断,因为古人说"一笔书一笔草",一笔连下来的势,这也是中国人欣赏美的一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