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连载之:斗地主

阅读:10  时间:2017-11-13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连载之:斗地主

 

 

  作者简介

  刘东方(又名刘宾),画家。安徽太和县人,汉族。1972年出生,现居黄山。中国山水画艺术网总编辑,黄山东方书画院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记事国画作品:斗地主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记事国画作品:斗地主

  家乡回望之《斗地主》

  (刘东方)

  幼时的我赶上了新中国的许多大事。诸如毛主席、周恩来和朱德等伟人的逝世,我是戴过白花和黑袖章的。虽说当时很懵懂,但看到所有大人们那一脸的哀伤,我还是不敢淘气,跟在大人的后面参与各种纪念活动,俨然一副很听话的模样。

  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农村的各种“革命”运动依旧。人也被划分成三六九等,什么地、富、反、坏、右什么的,据说都是每个人头上的一顶“帽子”。我家属贫农,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东,只是觉得反正不是个可以拿来吃的东西,所以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每当农闲的时候,村里没有什么活计可干,大队革委会便开展各类轰轰烈烈的所谓“路线教育”运动,“斗地主”便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

  记得有一天生产队干部喊全体村民到村南侧的水渠上集合,说是大队革委会有重大活动。我一个几岁的孩子,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大人的后面去看热闹。老远就看见水渠两侧已经站满了人,他们个个神情严肃,目光呆滞,略显的些许木讷。人群中央位置站着几个身穿绿军装,带着红袖章干部模样的人。地上还跪着一个老者,白报纸糊的一个锥形的高帽子特别显眼。老者显得不知所措,胸前挂着一个用硬纸板做的牌子,双手扶住牌子,牌子上用墨汁写着老大的几个字,我并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老者年龄已经很大了,个子不高,两鬓白发,满脸皱纹,双眼紧闭,头压得很低。我看他并不像什么坏人,因为看他满脸慈祥之态和村里的老者并没有什么两样,还有一种令人亲近的感觉。不知道这么一个慈祥的老者,为什么就成了大家口中的“大坏蛋”了,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谁在人群中高喊一嗓子:“打倒地主分子某某某”,瞬间此起彼伏的口号声响成一片,吓得我不由得后退好几步。我不理解这些大人们为什么那么激动,更不明白这么一个好好的老人到底犯了什么罪。顿时觉得无味,转身就往家走。

  姨娘刚从学校回来,看着我噘着嘴往家走,就逗我开心。我把在水渠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她,问她那人是谁,为什么大家都说他是大坏蛋?姨娘说,你还小,不懂,这个人是地主,大家在批斗他呢。我对地主是神马意思毫无概念,只是想起跪在地上的老者心生些许怜悯来。

  姨娘为逗我开心,说咱们也在家“斗地主”你看怎样?我说:谁是地主?姨娘说,你来当地主吧!我来给你打扮一下就像了。听说还要“打扮一下”,我顿时来了精神。姨娘找来一张旧报纸,用浆糊糊了一个锥形的尖帽子戴在我的头上,又找来一片旧纸盒,用绳子穿起来挂在我的胸前,找来毛笔,边写边念:“打倒地主分子某某某,刘某某是个大坏蛋”,当然,这个刘某某就是我了。

  我戴着这身“行头”,挺着腰杆,背着双手,神气十足地在村里转了十几圈,好一顿炫耀,引得村民哈哈大笑,以至于当笑话说了好多年。

  后来慢慢长大,上学了。有一天在学校围墙的西侧看到了被批斗的那个所谓的“地主分子”,远远的看着他缓缓走来,依旧是那么慈祥,就是背驼的更厉害了,人也显得更矮了。

  几年后,我拜师习画,教我画画的张老师恰巧和他做过多年的邻居,他们年龄也相仿,经常到张老师家串门聊天,两个人很谈得来,我也慢慢和他熟悉起来。老人家的孩子们都在外地工作,只身一人在家。老人很健谈,慢条斯理,很有文化修养,我喜欢和他聊天,渐渐就成为了忘年之交,在交谈的过程中,让我懂得了很多道理。当然,我始终绝口不提幼时那段疑惑的经历。因为我知道:我幼时遇到的那段经历,或许是他一生中最不愿提及的灰暗岁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