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浓情绘出的线描世界 -----贾德江(节选)

阅读:10  时间:2016-03-16




牡丹


牡丹
     多年来,吉瑞森着迷于线的艺术魅力,纵情在线的抽象美感中。线,是他作品的精髓;线,是他作品的风格标志;线,也是他的心弦。他要用线弹拨热带雨林美的乐章,吟唱着南国花木神奇的赞歌。于是,他的几十幅版纳写生线描就这样产生了。
芭蕉

芭蕉
     吉瑞森的版纳线描具有三大特点,第一是画幅大小均可;第二为不起铅笔稿,以毛笔勾勒,放笔直取眼中之境;第三是把握“大花鸟精神”,突出线描的个性语言追求。就此而言,无论是画彩墨花卉还是线描草木,吉瑞森喜欢大大方方、淋漓尽致、热情奔放、健康活泼的表述,这可能是他的性格使然。创作过程,令人陶醉,犹如鱼游大海,乐在其中。因此,他在写生选材时,总是在繁复杂乱的自然景观中寻找最能产生大场景和感性生动的审美形象,简化背景,突出主体,从画面构成总体上把握“大花鸟精神”,从而构建现代线描的新的语言结构。

鹤望兰
     为了突出线条的语言形式和主体花卉的塑造,画家在借鉴传统“骨法用笔”造型时,以细微的“游丝描”和劲健的“铁线描”分体而用,追求线与线之间的粗与细、刚与柔、长与短、轻与重、缓与急、疏与密、藏与露、曲与直、横与竖的多重对比,在强调大的形体的营造,以求整体的、和谐的、统一的大节奏、大变化的同时,也斤斤于细枝末节,加之仿古绢形成的统一主调,使单纯的线型丰富而有厚度,大方而又大气,体现出线的节奏、韵律之美,显现出线的精神。

红花西番莲
    为了塑造“大花鸟精神”的需要,吉瑞森的线形注重表现对象的大动态刻画,强调表现花鸟“造型”中的风姿和神韵,追求花鸟的“态势”以形成“动态语言”,以求“工中寓写”、“意从工出”的视觉感受,亦就是以工笔线描的形式体现写意的效果。从他的线描写生中可见,其用线粗细得体、爽利劲健,蕴含一种蓬勃外放的气势。他在线条组织中,强化一个“动”字,在每条线的运笔上强化一个“力”字,在章法构成上强化一个“变”字,在花鸟形貌上强化一个“神”字,在整幅画面的处理上强化一个“韵”字。他在实践中体会到,在线条“变化美”的度的把握上,空间非常大,过于写实不行,过于抽象也行不通,正如白石老人所言,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似与不似之间”之妙只有从“意象”造型上去把握,才能在写实与抽象之间找到表现、创新空间,以此为切入点去探索,去发现新的领域,线描造型才能既有传统又有新意,继而形成个性化语言。






     纵观吉瑞森的西双版纳写生线描,始终以一种蓬勃的活力与清新的气息,给人一种新颖而鲜活的绘画之美。其形式单纯凝练、简洁沉静;其语言朴素、明净、清秀典雅,在静态中造就了动态的感觉,使画面中的花草仿佛在迎风摇曳,亭亭玉立,流露出一种生机的景象,共同展示出造化所赋予的绰约风姿。而且,画家在组织画面时,尤重线的组织,特别是以密集的长线,构成集束状态,使之疏密相间、虚实互映,且用笔流畅而富有节奏、韵律,充分地表达了画家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情怀。


爬树龙
     吉瑞森的线描作品重写实体验,强调形象的具象特征,以及在具象造型中生命活力的表达,具有多层次侧面的内在蕴含,体现为艺术与生活、艺术与画家交错作用而形成的丰富性。画家意在用自己的艺术去表达人对自然的憧憬、理想与改变,进而实现情景合一、物我两忘。


     言情必及物,花鸟画的意象作为符号,是美感的召唤者,好的作品从来都是物我关系的双向建构,吉瑞森的作品体现的正是这一点。








棕榈


吉瑞森
 艺术简介
吉瑞森,一九六三年生,中国美协会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致公党党员。
作品《海芋》入选2002年全国中国画新人新作展;《芭蕉》获2002年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60周年美术作品展河北展区金奖;《晨风》获2002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百年老干醉高风》获2003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优秀奖;《版纳三月》获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大展铜奖;《版纳三月》获200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竹根》入选十届美展 ;《秋韵》获第十二届全国中国花鸟画邀请展金奖。2006年被评为当代20位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青年国画家。作品发表于国内外各大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