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画廊
资讯

今年会是中国拍卖行业的临界点吗

阅读:10  时间:2018-03-09


原标题:今年会是中国拍卖行业的临界点吗

  ■陈逸飞 《玉堂春暖》以 1.495亿元成交。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2.44亿元成交。

  2018年春拍的征集,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各大拍行的征集触角已经不仅限于国内,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均有拍行派专人前去征集拍品。那么,2018年会是中国拍卖行业的临界点吗?

  2018年极有可能处于临界点。这个预测的前提是,国际、国内经济环境以及艺术品市场不发生巨大波动。的确,从2012年度开始,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进入持续稳定发展的阶段,一直到2017年度才出现成交总额和成交量的双增长,尤其是在亿元拍品中,海内外上拍的中国艺术品成交价过亿元的总共42件。但是,我们也看到,普通拍品在2017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表现较为黯淡,相当数量的艺术品遭遇流拍,大批普通拍品无人问津,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并不均衡,这正是艺术市场学者、资深专家龚继遂所说“无法给出回暖”的理由。

  藏家多持观望心态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由于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中国拍卖行业在2017年打破了原有的稳定格局,竞争愈演愈烈,不在持续以往“你前我后、各为领头羊”的局面,但考虑藏家和买家的便利,在重点夜场中避免了硬碰硬的竞争。

  因为2017年度出现的偶发因素,造成了拍卖格局的重新调整,但在2018年度拍卖格局的调整有待观察,尚未定性。

  在最新出版的《2017年秋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中,认为2018年春拍的成交总额将会在250亿元到370亿元。

  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研究发现,成交额和成交量在短期内呈“U形”曲线趋势发展,季节因素的影响使得成交额和成交量在“U 形”曲线的趋势中上下波动,2016年秋是成交额和成交量的“U 形”拐点,2018年春季拍卖成交额和成交量均呈上升趋势,成交额增速预计超过12%,而成交量增速近2%。

  在客观数据之外,我们也对艺术品市场参与者进行了信心度调查,其中有超过60%以上的被调研者认为2018年经济市场向好,艺术品市场价格平稳,是收藏的好时机。

  对此,收藏家、丰华臻传创办人李笠则表示,当前虽然认识到目前是进入收藏的最佳时期,但是新进买家中还是持观望态度的人比较多,行家里手普遍心气不足。

  企业资本涌入拍场 或提振信心

  与此同时,一些企业资本则抓住了时机,这是借由企业资本配置艺术品的时机。一方面为2017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注入了重要力量,另一方面在拍卖市场中以比较合适的价格竞买到重量级拍品。

  以甘肃天庆集团为例,其博物馆在2017年度首先以1.87亿元买下了傅抱石《茅山雄姿》。如果说这个价格还不算是“捡漏儿”,那么1.909亿元的赵孟頫《般若波罗密心经》则是个实实在在的“大漏儿”。

  伴随着甘肃天庆博物馆、上海宝龙美术馆、苏宁艺术馆等相继开馆,它们对于馆藏品的丰富还需要一段时期,未来拍卖市场上出现馆藏级别的拍品,定会引起竞争。

  其中,对于中国书画的竞争是最为激烈的。除了上述三家之外,以收藏中西方现当代艺术为主的松美术馆,其主人王中军也在近些年开始涉足到传统中国书画重量级拍品的竞争中来。

  中国书画板块也在2017年度不负众望,迎来了2013年度以来的首次增幅,是在持续低迷中的一次有力“发声”。

  拍卖市场的购买力是否旺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藏家的信心,而提振藏家信心的重要途径在于精品、极品是否得到市场的认可,即是否能创下高价。2017年度中国书画的拍卖结果证明,亿元级别的高价拍品成交数量最多,这对2018年能否有委托方继续释出重量级拍品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

  “这充分证明了艺术品市场的活跃性,市场中依然有许多积极参与者,抓住市场调整机会,寻找精品挖掘投资机会,积极建仓齐白石这类大家的收藏板块。例如匡时拍卖在2017年秋拍推出的齐白石夜场这样的投资契机,对于未来中国艺术品市场无疑是重要趋势之一。”北京匡时拍卖董国强说道。

  宋元瓷器板块有望创新高

  和近现代书画在经典名家领域内深耕一样,中国古代书画则是和美术史趋于一致,从2016年开始的宋元书画热,到2017年度徐渭等明清巨匠拍品的高价成交,尤其是郎世宁与金廷标合作的《火鸡图》的拍卖,使得越来越多的藏家意识到,学术力量的支持才能为商业拍卖未来的发展注入新的能量。

  而当代书画中,经过最近几年的市场选择,拍卖行大多保留了艺术创作成熟、具有独特艺术语言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大致可以划分为 “老、中、新”三个方向,即以张仃、 李小可、贾又福等为代表的具有扎实功底的老一代画家,以冯远、史国良、陈平为代表的继承与创新相融合的中坚力量,以及以朱新建、李津、周京新等为代表的新文人画艺术家。

  作为收藏中的“大户”,瓷器杂项板块虽然在民间收藏中基础最大,但是在拍卖市场中,则是在2017年度首次超越中国书画的市场份额。

  瓷器杂项由于在国际市场上流通性好、藏家的身份多元化,以及强大的保值性直接促使全世界的买家参与竞价,从而推高成交金额。

  分门别类来看,在2018年度有望继续创造新高的是瓷器中的高古瓷器,准确地说是宋元瓷器板块,在2017年拍卖中,2.44亿元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的成功易主,以及曹兴诚在香港苏富比推出的专场拍卖引领了一波高古瓷行情。相比较而言,明清瓷器拍场依然有着稳健的吸引力,但藏家对宋瓷的需求也越来越明显,不仅仅是传世的顶级佳品,还有一些中乘的宋瓷,也是藏家竞逐的目标。可以预见,在未来高价拍品榜单中不再是明清瓷器独霸天下,高古瓷也将成为其中的常驻成员。

  杂项中的另外一个大项来自于佛造像艺术,2016年佛造像艺术大热,2017年进入所谓的平台期,价格基本上趋于稳定,但是从2017年度拍卖结果来看,明代鎏金铜佛像表现最为突出,成为目前阶段中的高价保证者,尤其是保利香港拍卖中1.1亿成交的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的成功交易,可以说是让鎏金佛像真正的价值回归了,而在2018年度这一种类的发展将会成为一个热点。

  青铜器受制于法律法规,在海外取得了不少高价成交纪录,例如在2017年度3月份纽约佳士得的藤田美术馆旧藏中,2.57亿元成交的青铜方尊,以及在西泠拍卖中2.13亿成交的青铜兮甲盘等,未来市场中只要有这种流传有绪的青铜器上拍,定会取得破纪录的成交价格。

  现当代艺术将触底反弹

  现当代艺术虽然赚够了市场的关注度,但是在2018年度则面临着如何夺取更大市场份额的“任务”。

  早在2017年拍卖季开始之前,便有市场专家预测去年将是中国现当代艺术市场触底反弹的一年,毕竟经过漫长的调整期,曾经的泡沫大部分已被挤掉,甚至有些矫枉过正。而这一年里,香港和内地市场此起彼伏的高价接力,以及曾经各行其是的现当代艺术市场价值观的趋同,则用大量真金白银为“拐点说”增加了厚重砝码。

  2017年当代艺术顶端市场极为活跃,也因此出现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高价。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将这股高端市场的竞买热情总结为“买家对优秀作品的明确共识”。

  作为市场复苏的号角,高价拍品无疑是最受行业内外关注的焦点。20世纪早期油画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席位,显示出成为市场主角的潜质,其中以赵无极、吴冠中、朱沅芷等画家为代表。而那些绘画语言比较单一的早期油画艺术家的作品则表现一般,未来市场变化不大。

  此外,写实油画也表现回暖,尤其是在中国嘉德拍卖中超过亿元成交的陈逸飞《玉堂春暖》,更是引发了关于写实油画热的讨论。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在调整行情中,经典写实绘画依然保持着非常深厚的受众基础,而其中的重要作品更是吸引着大量重要买家的关注,这也是经典油画的魅力所在。

  2018年度,现当代艺术板块留给艺术家和拍卖行的路还很长。

  对于拍卖行而言,“减量增质”策略影响继续,成交额与成交量增速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这个趋势将会继续。

  此外,当下网络拍卖(在线交易)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佳士得、苏富比、中国嘉德纷纷搭建了自家的在线平台,北京保利也依托于第三方的网络交易,但是在线交易未来究竟如何发展依然面临着很多问题,这在2018年度亟待解决。